雙十一快遞高峰讓人們將目光聚焦在快遞員身上。印象中,快遞員幾乎都是身強力壯的男性,然而這個雙十一,重慶晚報記者意外地發現了一名女快遞員,個子嬌小。這兩天,她和眾多男快遞員一樣,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風裡來雨里去,一刻不停地送著包裹,午餐時間不超過5分鐘。
  她說,回到南坪五小區的出租屋中,美美地睡一覺,就是她每天最嚮往的事情。
  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冉文 記者 彭光瑞 攝影報道
  有衝鋒衣頭盔
  再大的雨都不怕
  星期一早上8點,女快遞員張妍到達她所在的快遞公司,埋頭分裝屬於自己的貨物。偌大貨倉里,數十個快遞員正在忙碌,重慶晚報記者發現,張妍是其中個頭最小的,而且是唯一的女孩子。大約兩小時後,張妍準備完畢,將輕騎摩托開到門口,抱起一大堆貨放在摩托后座,因為下雨,她特意蓋上一條綠色塑料布。
  出發前,她拍拍身上的衝鋒衣說:“300元買的衣服,防水的。加上頭盔,再大的雨也不怕了。”說罷,她戴上頭盔,翻身上車,穩穩地駛進雨中,從後面看去,張妍整個身體已被成堆的貨物擋住。
  曾推銷過股票
  自認是個老資格
  這一天,張妍的送貨線路是從融僑雲滿庭、帝豪峰小區,再到長江村、上海城、工貿大廈等,要把140件貨送到客人手中。算起來不過幾公里路程,要花上4~5個小時。張妍剛滿23歲,來自武隆農村。家裡除了父母,還有兩個同父異母的雙胞胎弟弟。高中畢業後,
  她到主城打工,曾推銷過股票和理財產品,後來轉做了快遞員。
  “我做了一年快遞員,屬於老資格了。”張妍說,快遞員流動性很大,主要是工作太辛苦,和她一起進快遞公司還有不少人,都是男的。大多數人最後都離開了,她卻堅持了下來,“全公司30多個快遞員,我是唯一一個女娃兒。”另一家快遞公司跑相同片區的快遞員彭先生告訴重慶晚報記者,據他所知,南坪片區大概只有她一個女快遞員,“這個活路,幾個女娃兒幹得下來喲?還是這麼小一個妹兒。”
  午飯時被打斷
  丟下麵條接著乾
  中午1點半,張妍送完了南坪科爾商業工貿大廈的所有包裹後,才決定吃午飯———午飯就是一碗小面。吃面的間隙,她還接著通知附近的客戶前來取件。僅僅5分鐘後,她的手機又響了,附近一個客戶讓她趕緊去收貨。她立即丟下大半碗沒吃完的麵條,騎上摩托又再次上路了。直到晚上七八點鐘,她才會停止工作。
  工作的辛苦,張妍並不在意。作為女孩,她更介意別人談論她的年齡。在採訪過程中,南坪某商場的清潔阿姨和張妍攀談時,熱心地問她“有幾個孩子了”。張妍有些尷尬地說,她還沒結婚。“完全把我當成大媽了,日曬雨淋的,看起老我曉得。”
  “其實我不是太缺錢,只是決定了要做,就一定要有始有終。”張妍已經攢了些錢,但暫時沒有在重慶安家落戶的打算。她說,現在,回到五小區的出租屋中,美美地睡一覺,就是每天最嚮往的事情。
  快遞員月薪上萬
  並不常見
  當重慶晚報記者談及快遞員在高峰期月薪上萬時,張妍解釋說,“沒有這麼誇張。不忙的時候一個月收入5000多元,有時6000多元。”以她所在的公司為例,這幾天業務比較好,她送一個快件可以得到8毛錢,大約每天派送140多件貨物,到雙十一快遞送貨最高峰,每天估計能送200件以上。估算下來,也不可能月薪上萬。
  張妍表示,據她瞭解,市內有快遞公司的提成最高開到了1.5元一件,按快遞員平均每天最多送200多件來算,加上獎金,還是有可能月入上萬,但必定是少數。“送貨、收貨的獎金和提成是收入的主要組成部分,所以男快遞有收入近萬元的,我是女生,送件量肯定不如男的,所以我達不到那麼高薪。”張妍說。  (原標題:90後的她)
創作者介紹

新加坡

vrxiycqmng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